小龙虾势力图:盱眙潜江“龙虎斗”,第二梯队错位竞争

这份文件多次提到了“潜江龙虾”品牌。比如,在打造湖北“虾谷”方面,要“发挥潜江小龙虾品牌、加工、营销等优势”。

盱眙周边的金湖、洪泽等县区也都盛产小龙虾。因此,作为区域公用品牌的“盱眙龙虾”,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小龙虾“江苏军团”。

安徽省内小龙虾头部品牌“全椒龙虾”,同样距离南京不远,从全椒县乘坐高铁到南京仅需20分钟左右。

唐建清表示,出现这样的局面,一方面因为特殊天气加大了淡旺季的价格差,另一方面,国内小龙虾总产量的大幅增加。

可以预见的是,小龙虾产业的“下半场”,大有文章可做。

积极“错位出牌”的第二梯队

中部“小龙虾城市群”示意图。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制图

此外还有,山东省内的“领头虾”鱼台县,位于山东最南侧的独山湖畔,紧挨着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江苏徐州。

首先是产能有保证。尽管在产量上比不过“龙虾湘军”,但对于盱眙来说,8万吨的年产量较过去已有大幅提升。用梁三元的话说,“江苏每卖出10 只小龙虾,其中5只就产自盱眙。”

而且随着电商平台、社交软件的发展,各地围绕小龙虾展开的比拼应从线下延伸到了线上,小龙虾愈发“网红化”似乎已经势不可挡。

他说,“世界小龙虾看中国,中国小龙虾看盱眙已经成为现实。”

两大“虾都”各有千秋

据光明网报道,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北潜江市市长龚定荣建议,集中打造“潜江龙虾”区域公用品牌,作为区域产品与区域形象共同发展的农产品品牌,从而避免同类地区、相邻地区进行无序竞争。同时,严厉打击农产品“贴牌”、“套牌”等现象,净化市场环境,加强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的维护。

纵观国内的小龙虾产量高地,其分布是有一定规律的。

澎湃新闻从《报告》获悉,全国县(市、区)小龙虾产量前十名中,有6个都来自湖北,监利县、洪湖市和潜江市分列一至三位。其中,监利县的小龙虾养殖产量达到了15.01万吨,冠绝全国。

小龙虾也有江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展开全文

江苏盱眙则位于南京都市圈核心圈层,车程在一小时以内。近几年,盱眙龙虾节每年均会设置“走进南京”系列活动。

但从养殖、流通、节庆旅游等全产业链的角度,只有盱眙和潜江,是目前国内公认的、名副其实的两大“龙虾之都”。

值得一提的是,给洪湖颁发这块牌子的,和前一年给监利颁牌子的是同一个机构,也是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

梁三元表示,接下来,盱眙将在全产业链构建、龙头企业培育,以及园区平台的打造上,进一步推动盱眙龙虾产业的转型升级。

除了节庆,盱眙还在潜江之前,拿下了多个行业“第一”。

淮安市委常委、盱眙县委书记梁三元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在淮安,“盱眙龙虾”同样是当地的区域公用品牌。

澎湃新闻注意到,泗洪和盱眙一样位于洪泽湖畔,占了洪泽湖40%的水面,但其小龙虾的知名度却远不如盱眙,只能另辟蹊径。

今年初,中国农产品市场协会发布了首批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和影响力指数,“潜江龙虾”品牌价值达238亿元。

原标题:小龙虾势力图:盱眙潜江“龙虎斗”,第二梯队错位竞争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从产量上看,湖北“小龙虾第一大省”的地位依然难以撼动。产量排名前三的县市均来自湖北,分别是监利县、洪湖县和潜江市。

如今,小龙虾上桌后总会是最好的“社交食物”。“因为吃小龙虾时,除非拍照发朋友圈,你必须放下手机,抬头和朋友谈天说地,低头和小龙虾‘斗智斗勇’。”梁三元说。

同时,除了继续将“盱眙龙虾”品牌做更多的“第一”和“唯一”,盱眙还将围绕业态融合做文章,比如“龙虾 综合种养”、“龙虾 电商”、“龙虾 旅游”,等等。

有意思的是, 这些位于盱眙和潜江之后的“第二梯队”城市并“不甘寂寞”,纷纷亮出自身特色,努力“错位出牌”。

但事实上,监利小龙虾的名气并不如产量比自己小的潜江。这一点,在湖北省委、省政府印发的《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中有着明确体现。

面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淮安市委常委、盱眙县委书记梁三元认为,盱眙龙虾依然有足够的底气,这来源于其深厚的产业基础。

而在打造龙虾千亿级产业链方面,文件明确要以“潜江龙虾”品牌为引领,拓展小龙虾“外卖”、“休闲垂钓”、“一日游”等新业态。

也就是说,应由“潜江龙虾”牵头,“统领”湖北“龙虾城市群”共同发展。澎湃新闻注意到,湖北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湖北省潜江市,位于中国龙虾城的巨大小龙虾雕塑。人民视觉 资料图

还有个规律是,盛产小龙虾的地方,捕鱼换手机人力往往位于大城市的周边。

比如在2009年,盱眙龙虾成为了国内首个龙虾“中国驰名商标”。也是在那一年,盱眙龙虾博物馆,也是中国首个龙虾主题博物馆正式建成。

6月12日,江苏盱眙举行中国龙虾产业高质量发展大会,并在会上发布了《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20)》(下简称《报告》)。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湖北省内,也是潜江较早地开始大规模举办龙虾节。在节庆经济的持续带动下,“潜江龙虾”的品牌价值持续走高。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位于潜江的潜网集团中国小龙虾交易中心,也是全国最大的小龙虾交易中心,目前已在监利、洪湖、公安等地设立了交易分中心。

入局的“玩家”越来越多,势必导致竞争的加剧。

据公开报道,2018年,也就是监利获评“中国小龙虾第一县”的次年,洪湖拿到了“中国小龙虾第一名城”的牌子,颇有和监利“叫板”的意思。

江苏盱眙小龙虾开捕 现场。人民视觉 资料图

而位居盱眙和潜江之后的县市也并不甘寂寞,纷纷“错位出牌”,努力展现出属于自己在龙虾产业上的特色优势和富民路径。

据《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20)》,国内小龙虾养殖区域还在不断拓展。2019年,四川省小龙虾养殖产量增幅达129%,浙江省增幅更是达到了212%。

此外,在精深加工、电商新零售模式等方面,盱眙也都进行了积极探索。梁三元表示,盱眙还引领了多个小龙虾行业标准,目前在全国开设有盱眙龙虾加盟店2000余家。

就比如鱼台县,向中国渔业协会申报“中国生态龙虾之乡”称号后,于2018年获批。相关批文中认为,鱼台龙虾“体表光洁、腹部白净”。

农业部原副部长、全国农业科技创业创新联盟主席刘坚说,作为“优等生”,盱眙接下来要继续在“做强”方面下更多功夫,“要做就做到极致”。

当地有洞庭湖、洪湖等多个湖泊,水网密布,可谓具备小龙虾养殖的先天优势。

梁三元认为,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下,“盱眙龙虾”背靠着整个长三角旅游消费市场,其品牌辐射力必将进一步得到挖潜。

还有洪湖市。眼看隔壁的监利县小龙虾产量排名全国第一,并借此拿下了“中国小龙虾第一县”称号,产量排名全国第二的洪湖怎么办?

盱眙堪称节庆经济的“鼻祖”。一年一度的盱眙国际龙虾节是国内最老牌的龙虾节,迄今已连续举办二十届,这也使得盱眙这个此前并不显山露水的苏北小城,如今已闻名全国。

2017年,监利被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正式授予“中国小龙虾第一县”称号。据湖北省政府官网相关报道,长期以来,监利就有着“全国水稻第一县”的称号,现代农业发展底蕴深厚。而随着“虾稻共生”小龙虾养殖模式的普及,监利能够成为小龙虾产量第一县,也就不令人感到意外了。

比如上述位于长江中游的“龙虾城市群”,部分紧挨着国家中心城市武汉,还有部分靠近湖南省省会、夜经济发达的“网红城市”长沙。

湖北的小龙虾产量优势相当突出。

还有江苏省泗洪县,在2017年被中国渔业协会正式授予“中国小龙虾种源保护第一县”称号,算是用另一种说法,强调了其生态龙虾特色。

官方报道中,泗洪称其是我国发现小龙虾繁育、生长最早的区域之一,也是小龙虾繁育的天然场所,可为全国提供小龙虾优质种源。

相关报道称, 这么做就是希望“能将湖北省各地的小龙虾扭成一股绳,增强湖北龙虾的市场竞争力”。

比如,《报告》显示,我国小龙虾目前仍以初级加工为主,精深加工量较少,占加工总量的比例依然很低。

过去的2019年,小龙虾继续在全国掀起“红色风暴”的同时,对于从业者来说却是喜忧参半。

本次在江苏盱眙召开的中国龙虾产业高质量发展大会上,江苏淡水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唐建清介绍称,2019年的小龙虾价格尽管高开,但随后的低价期持续时间较,且反弹无力。这就导致,老养殖户基本还是赚钱的,但新养殖户亏损比较严重。

而华东地区小龙虾“头牌”、有着“中国龙虾之都”之称的江苏省盱眙县,产量位居全国县市榜的第五位。于是在小龙虾产量排行榜的前列,颇有些“三英战吕布”的意味。

小龙虾的新挑战

2017年7月,江汉艺术职业学院成立潜江龙虾学院,下设三个普通大专学历专业,成为国内首个开设龙虾专业的学校,一时间“吸睛”无数。

安徽另一个小龙虾产量高地长丰县,则是省会合肥的副中心。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这个榜单上,龙虾品牌中只有“盱眙龙虾”可与其平起平坐,后者的品牌价值达到了228亿。

TOP10榜单中另外两个产量高地江苏盱眙和安徽霍邱,同样符合这一规律。盱眙位于中国第四大淡水湖洪泽湖畔,而霍邱则坐拥城西、城东两大湖泊,如左膀右臂。

首先是自然生态条件。澎湃新闻注意到,在《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20)》县(市、区)产量前十名中,监利、洪湖等多达8个县市,均密集分布于长江中游两大城市湖北荆州和湖南岳阳附近。


posted @ posted @ 20-06-17 10:22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捕鱼换手机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